两高报告获反对票背后:疑为地方司法背黑锅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188bet官网 发布时间: 2018-07-05 20:12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关注两高报告

play 关注两高报告

  “现在付表决,请按表决器”,3月13日上午,十二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闭幕会开始表决政府工作报告、预算报告、两高报告等7项议程。

  随着两高报告的表决时刻临近,“两高”区内很多人站了起来,紧盯着一楼会场两侧的两块LED屏:最高法报告赞成2425票,反对378票,最高检报告赞成2402票,反对390票。这一结果让他们松了口气,这是最近七年来,两高报告赞成票数的最高值。

  “过去一年,两高在中央掀起的‘打虎拍蝇’风暴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将诸多触犯国家法律的高官巨贪绳之以法,赢得公众拍手称赞”,对于两高报告的表决结果,有媒体评述说。

  ■ 分析

  代表为何要投反对票?

  两高报告审议,往往是会上批评声音不多,但是表决时,很多代表仍然是投反对票。这是为何?全国人大代表、金龙铜管集团兼金龙股份公司董事长李长杰认为,一些代表的反对票,并不是针对两高报告本身,所以会上没有多少批评声音。但是因为带着对司法公正、反腐倡廉等种种更高期待,最终还是投了反对票。

  “不满司法腐败投反对票”

  11日审议两高报告发言时,李长杰向河南团所有代表建议,“两高工作在经济战线的最前线、社会矛盾的最前线,最不安全。大家投票的时候不能情绪化,河南代表觉悟高,会投两高的赞成票!”

  李长杰是连任三届的老代表,履职12年来,他投给两高报告的都是赞成票,虽然他有理由投反对票。

  他亲历了一起知识产权纠纷案,最后由最高院裁决,历经10年才解决。他坦言,如果其他代表有这样的经历,也许会投反对票,但十年接触,他理解了检法的辛苦和无奈。“法律进程有一个过程,我们必须等待,等待也是一种力量”。

  但像李长杰这样肯于等待的代表并不多。一些代表就因个案遭遇了不公,或者跟检法打交道时遇到了其他困难,投出了不赞同票。

  曾担任三届全国人大代表的黑龙江夙生律师事务所主任迟夙生回忆,15年履职,她投给两高报告的多是反对票。

  比如2009年,她代理的一起拆迁案,当事人几经周折也没能立案,她通过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监督程序才得以立案。这一年,她投给两高的就是反对票。周围几个代表得知“详情”,也投了反对票。

  还有的代表投出反对票,是出于对当年发生的司法腐败案件的愤慨。比如2009年“躲猫猫”事件曝光;2008年最高法原副院长黄松有贪腐案发等等,这些都会影响到投票结果。

  法学专家、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梁慧星当年是全国人大代表,他2009年两会时公开表示,“司法腐败已经到了令人不能容忍的地步”;“我给最高法的报告打50分”。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陈建国总结说,“很多问题不是两高自身的问题。曾经有一年反对票有800多张,差点没通过。这不光是对两高的意见,而是对整个国家法制建设,不公开透明公平正义的司法制度的怀疑。打官司找人、找关系,先做工作,这个问题还没有完全解决”。

  “两高替地方背了‘黑锅’”

  在部分官员代表看来,两高反对票除了上述两方面原因:因个案遭遇不公、对司法腐败不满,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两高替地方背“黑锅”。

  在去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就曾表示,“各级地方法院都是各级人大、各级地方自己的。全中国那么多法院,那么多基层,如果有些什么问题,都让高院背起来,那是黑锅”,他同时说“反对票反映了大家依法治国的要求和殷切的希望”。

  国务院副总理汪洋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时,也表示过类似观点。2009年全国两会,广东团审议两高报告时,汪洋曾表示,“社会上很多问题通过两高的工作表现出来,都是体制和机制上的问题,非两高自己所能解决。”

  但体制和机制问题,正在向好的方向前进。今年审议两高报告时,一位在司法系统工作了30年的省高院院长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法官普遍感到近几年矛盾多、案件多、信访不信法、社会心态浮躁……“但是,最困难的时期也意味着,春天不会太远。三中全会提出了法治中国建设目标,确保依法独立公正行使审判权检察权、探索建立与行政区划适当分离的司法管辖制度等等,我们正在往这方面走”。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