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德平:大老虎是法制祸害 少提“根正苗红”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188bet官网 发布时间: 2018-07-05 20:04

  早报记者 卢雁 发自北京

   约访全国政协原常委胡德平可谓一波三折,在不间断的电话接洽三个多月后,胡德平与早报记者相约在离他家不远处、紧邻中南海的中山公园见面。

   为什么要采访胡德平?是因为他被很多人认为是一个标杆。作为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的长子,人们见到胡德平总能生出一份特殊的情感,而纵观胡德平这些年来的一言一行,改革和进步是他言谈的主题。

   “两会”期间的中山公园,游客如织,但明显加强了安保。在胡德平接受入口安检的刹那,记者再次意识到:1942年生的胡德平,也只是北京城里一位普通的老人。

   身穿卡其色风衣、戴着浅色墨镜的胡德平一开口就来了句:“你采访我之前,我先采访你,你说说现在上海的老百姓都有些什么心态。”

   胡德平对上海市民生活的热衷令人惊讶,他甚至会打听上海的小资青年们都在哪一带活动,尽管从他嘴里只能说出一个“康平路”……

   采访在公园茶室里进行,阳光穿过轻度雾霾洒在身上,胡德平开始侃侃而谈。早报记者一时兴起用“根正苗红”来形容他,他甚感有意思之余,也阐述了自己对“根正苗红”的看法,甚至微微叹息:“也许我的乐观是因为你说的‘根正苗红’吧,但是我的很多想法还是有局限性的。‘根正苗红’的同时,也要接受新的思想,适应世界发展的形势。但我还是希望往后可以少提‘根正苗红’这个概念,甚至不提。”

  改革要有时间表和路线图

   东方早报:这次全国“两会”期间,我采访了不少专家,包括党建问题专家王长江,财税专家高培勇、贾康,宏观经济专家马晓河,人事科学院的吴江等等。

   胡德平:你认识的人很多啊。

   东方早报:我的工作就是采访这些人。我的感觉是,他们开始聊的时候,可以聊很多,包括现在存在哪些问题,该从何入手,经济方面怎么做,政治方面怎么做,顶层设计怎么搞,等等。但说到具体落实,涉及实施层面的问题,却普遍感到阻力很大。

   胡德平:对,应该说有点这样的情况。所以呢,我们就希望国务院,希望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应该把我们的时间表和路线图制订得更清楚一些。现在有些群众也有这样的想法。我还知道有一个民间的研究机构,他们就想来评估我们改革的时间表和路线图。比如,对于一些改革事项,改到哪儿了,今天做了一些什么了,具体医改做了一些什么了,教育做了一些什么了,都想办法把它们标识出来。这个实际上也是帮中央的忙,想让大家知道改革的路线图和时间表,既可以敦促上面要负起这个责任,也能动员人民群众自觉地参与到推进这个改革路线图和时间表的实施进程之中。

   其实,群众也关心这个,每一次改革总要见成效,你的这个措施需要我们做什么,需要我们付出什么,对我们的生活有没有损失,对我们的收入有没有增加或者减少,我们的孩子上学有没有什么影响……可以说都与深化改革有关。

   东方早报:就是要让老百姓有一种改革和发展的预期,可以不可以这么说?

   胡德平:对,可以把群众的这种心理叫做“望治”,望治理。上面是顶层设计,那这上下结合起来,这两头一把住了,上下一致,“求变”就是改革。

   东方早报:就是说不能上面动下面不动,或者是上面不动下面动。

   胡德平:起码像你刚才说的,就是要给人民群众有一个预期,预期就是希望达到什么样的国家治理。

  互联网金融倒逼改革

   东方早报:但您知道,我们就拿收入分配改革来说吧,说了不少年,到去年2月份才出台了《关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若干意见》,而具体改革方案实施细则到现在还没有出台。我们现在推进全面深入改革会不会也面临着具体实施起来比较难落实的挑战?

   胡德平:我不这么看。十八大开过以后,十八届三中全会开过之后,还有“两会”,都是在积极部署、落实。当然三中全会的决定写得很好,改革是有困难,但我觉得对改革的困难也不必过于纠结,对于遇到的麻烦,也没有必要过分忧虑。

   举个例子来说,我觉得一个强大的现代化的工具出现了。它是一种倒逼的力量,这种倒逼的力量应该会使中国产生很大的变化,使再保守、多保守的力量和行业也抵挡不住。这是什么呢?这就是互联网金融。

  东方早报:我看您近年谈互联网金融谈得挺多。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