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裕禄在兰考的时间去哪了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188bet官网 发布时间: 2018-07-05 19:58

  焦裕禄与妻子徐俊雅

  焦裕禄在世时,没留下一张“全家福”。图为1966年2月,徐俊雅和6个子女在家门前的合影。

  焦裕禄逝世50周年,子女回忆焦氏家风

  焦裕禄家风:不能搞特殊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家风不正则政风难平,焦裕禄精神与焦氏家风一脉相承。“不能搞特殊”的焦氏家风,应该成为新时代下党政干群深入基层、亲民爱民、无私奉献的一座精神丰碑。郑州晚报记者 路文兵 文/图 兰考报道

  (一)焦裕禄家风:千万不能搞特殊

  “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为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诸葛亮,临终前写给儿子诸葛瞻的一封《诫子书》,成为后世历代学子修身立志的名篇。

  “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在中国传统文化中,家风敦厚尤显重要。中共领导人习仲勋便以“勤俭节约、讲信义”的家风,言传身教,督导子女。

  同样为兰考人民“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焦裕禄,从小就教育孩子热爱劳动、艰苦朴素。但在子女心里,记得最清楚的一句话是——“千万不能搞特殊!”

  简简单单几个字,并不惹眼。但这条家训,女儿焦守凤记得,儿子焦跃进记得,孙女焦楠和孩子等焦家上上下下20多口人都记得。

  “焦裕禄的孩子不搞特殊”,在生活中就像一把尺子,度量着他们的日常行为。焦裕禄子女六人,相继入党、工作、成家,在各自的工作岗位上,普普通通做人,本本分分做事。

  “虽然弟弟跃进当上了‘七品’县官,但焦家人大多数都在普通岗位上踏踏实实地工作着。这么多年来,我们一家没有一个在人生的道路上被别人说三道四。像其他人一样,我们也面临着票子、房子、孩子等种种生活中的难题。”焦裕禄次女焦守云表示。

  如今,焦裕禄的子女大都已经退休,焦家人四世同堂,家庭成员都是“食人间烟火”的普通人。家中同样有人下岗、有人待业。

  长女焦守凤一家人至今拥挤在一个狭小的屋檐下。儿子虽然已结婚成家,但十几年前就从单位下岗了,靠给私营老板打工挣几个老实钱,做临时工挣几个血汗钱。

  孙女焦楠,从事着一份普通的审计工作。“我没见过爷爷,但从小便对爷爷的事迹耳濡目染,从崇拜到自觉的遵守爷爷的家规,我承担起了焦裕禄后人的责任。我在做事之前都会想,这件事换成是我爷爷,他会怎么做。爷爷留下的家风,我也同样会反复告诫我的孩子。”

  (二)长女焦守凤:一辈子没搞过特殊

  焦守凤坐在焦家小院里,她身材微胖,头发花白,脸色黝黑,一位看上去并不惹眼的老太太。

  焦守凤记得,那年她还是个十七八岁的姑娘,夏天傍晚,她也是这样坐在院里,远远的看到父亲骑着自行车叮铃铃的从外面回来。

  “爸爸回来啦!”弟弟妹妹们“呼啦啦”都叫着喊着迎上去,自行车前梁坐一个,后座挤两个,父亲轮流载着孩子们在县委大院里转着圈,笑声洒满大院。

  那时候的父亲,似乎有忙不完的工作,很少有机会这样陪孩子们玩。他甚至从没带孩子去过公园,过世后连一张完整的全家福也没有留下。

  《干部十不准》

  在焦守凤的记忆中,一家人一起吃饭是难得的幸福时光。父亲会照例问起子女们的学习近况,告诉他们要尊敬老师、团结同学,不能因为自己是县委书记的孩子就高人一等。

  焦守凤却感觉自己“低人一等”。原来,母亲曾亲手给焦守凤做过一件花色大衣。这件大衣,焦守凤一直穿到上初中。随着焦守凤个子长高,这件衣服穿身上既不像大衣,也不像棉袄,有些不伦不类。况且期间大衣洗了拆,拆了洗,衣服上满是补丁,都已经发白了。

  那时候,正是小姑娘爱美的年纪。同学笑她,县委书记的姑娘穿的还不胜我们呢,衣服上还有补丁!她觉得委屈,就央求父亲给她换件新大衣。父亲说:“委书记的孩子并不特殊,要说特殊,只能是更加的爱学习,爱劳动,而不是爱攀比。学习上向先进看齐,生活条件跟差的比。”

  还有一次,长子焦国庆打着“县委书记焦裕禄”的旗号,没花钱看了一场戏。焦裕禄得知后,严厉批评了焦国庆,并亲自带着他去向检票员阿姨道歉、补票。

  到了戏院才知道,前三排的位置一直都空着,都是给县委领导留的,而中间最好的那个位置正是给书记留的。

  从戏院回去后,焦裕禄在县委会上作了自我检讨,还专门起草了《干部十不准》,规定任何干部在任何时候都不能搞特殊化。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