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委员热议:构筑未成年人的成长保护伞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188bet官网 发布时间: 2018-07-05 21:06

  中国青年网北京3月10日电(记者 周小璐 刘洪侠 李晗 李延兵 尚阳)“构筑未成年人的成长保护伞,家庭监护是第一道防线,社会关爱必不可少,政府救助则有‘托底’性质。” 在3月9日举行的全国政协十二届二次会议第四次全体会议上,全国政协委员、共青团中央书记处常务书记、全国青联主席贺军科在《突出特殊优先保护,保障未成年人安全健康成长》的发言中如是说。

  贺军科委员说,当前我国有2.79亿未成年人,未成年人保护工作刻不容缓,他特别强调了特殊和优先保护的概念。

  完善未成年人司法保护体系

  在大会发言中,贺军科委员指出,目前我国未成年人保护工作出现了诸如监护制度不完备、法律体系待完善、综合治理尚未形成合力等状况,并由此提出了健全未成年人保护法律体系,及时增补新的条文或作出修订;对规定不够具体的条款制定补充性规定或司法解释并明确相应责罚,同时,加大执法检查力度,变“软法”为“硬法”等建议。

  这一提议得到了众多专家学者的附议。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皮艺军在接受中国青年网记者采访时认为,变“软法”为“硬法”,正是目前法律法规完善的关键所在。

  “关乎未成年人的两部法律,《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和《未成年人保护法》从立法的理念和法律结构以及其他相关的配套组织结构、组织方面的建设来说,都不是一个简单完善的问题,基本的立法理念和法律原则都需要做一个全方位的建构,要对之进行‘大修’。” 皮艺军说。

  全国政协常委、全国青联常委、中国曲艺家协会副主席冯巩认为,在当前社会飞速发展,同时出现了一些恶性事件的情况下,对未成年人“突出特殊优先保护”的提法可谓恰逢其时。

  “《未成年人保护法》已颁布实施20多年,全国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也都制定了未成年人保护条例、实施办法等配套性法规。但是该法目前还缺乏足够的可操作性,在处理侵害未成年人权益案件时很少运用。主要原因是未成年人保护责任不清,一些规定无法落实,对违法行为也没有明确如何处罚。”冯巩对中国青年网记者说。

  全国人大代表、读者出版传媒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彭长城同样认为,现行《未成年人保护法》是未成年人保护领域的“宪法”,但这部法律对很多问题只有原则性的定义,缺乏明确的定性和定量,缺乏明确的惩戒措施,导致在涉及未成年人权益侵害的实际案例中缺乏可操作性。

  “比如虐童案件,依据《未成年人保护法》却没法定罪,有时只能依据《行政处罚法》等加以惩戒。因此,需要进一步完善《未成年人保护法》,通过制定相关的实施细则和配套法规,确定违法的法律界定和处理细则,更好地维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彭长城代表提出建议。

  在此基础上,明确学校义务,对学校建立一定追责机制、增强法律的可操作性、加大对犯罪的打击力度等都成为众多业内专家提及的话题。

  健全未成年人救助保护体系

  未成年人救助保护是一项系统性的社会工程,需要形成政府牵头、各部门各司其职、齐抓共管、协作配合的工作机制。在发言中,贺军科委员也提出,加快完善国家监护和救助体系,明确政府在未成年人救助方面的主体责任,在更大范围内推广未成年人社会保护、普惠型儿童福利制度等试点经验。建立未成年人社区保护网络,明确强制报告制度,完善临时监护程序,为困境未成年人提供临时照料,确保他们得到有效监护和及时的救助;加强监管治理部门的协调配合;发动社会力量共同参与等。

  作为一名关爱儿童项目专员,山东公益发起人,山东省关爱农民工子女项目专员宋娟在听完贺军科的发言后,感觉很兴奋。她告诉中国青年网记者,贺军科委员的提议非常切合实际,她特别关注提案中提到的“发动社会力量共同参与”。宋娟特别支持从中央彩票公益金中划拨专项资金,设立未成年人权益保障救助基金。通过政府购买公共服务等方式,支持共青团等人民团体,培育相关民间社会组织,为未成年人提供专业化的自护、心理、法律、社区矫正等服务。

  宋娟说:“贺军科委员在发言时提出‘要依托学校、社区,动员社会爱心人士开展志愿结对,对进城务工人员子女等需要帮助的未成年人提供关爱帮扶’。以后,我们会联合更多的社会力量共同参与帮扶这些孩子。”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党委书记倪邦文认为,未成年人权益保护是一个综合性的问题,需要用综合治理的思维来解决,需要家庭、学校、政府、社会各个方面来协同推进、共同努力。需要充分运用法律、行政、社会舆论和社会服务等各个方面的手段综合解决。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