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剑雄:给上海纪委书记写信次日就接电话回复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188bet官网 发布时间: 2018-07-05 21:03

  笔记本电脑、数码相机甚至G P S都有,却坚持不用手机,90%的通讯通过电子邮箱进行———在常人眼中,这似乎与全国政协委员、复旦大学教授葛剑雄开放、敢言的公共形象有些不符。

  “手机对我没什么用,反而增加麻烦。有手机,告诉你不告诉他,也不好,不大道德;所有安排都可以通过邮件、电话提前约好,尽量减少计划外的事情。”葛剑雄这样对南都记者解释道。

  葛剑雄最早开始用邮箱还是1997年在日本做客座教授的时候。当时,电子邮箱在国内刚出现不久。1998年在英国,2000年去南极,葛剑雄与国内联系基本靠邮箱,无论公事家事。现在,葛剑雄每天都会不定时地收发邮件,尤其晚上睡觉前是发出邮件的高频时段。

  对葛剑雄来说,不用手机并不就等于封闭。他的邮箱,甚至办公和家庭电话,外界都能轻易打听到。全国两会期间,葛剑雄每天都会收到至少50封邮件,其中以媒体的采访邀约居多。葛剑雄的房间分机号对媒体也从不是“秘密”,几乎每晚都是热线。近年来,葛剑雄的身影又开始活跃在微博。

  除了做客电视节目外,葛剑雄的公共交流基本就是通过邮件、微博和电话。正是借助这些无形的网络,他的身影常年活跃在公共空间。正如葛剑雄自己所描述的:“我愿意与各种各样的人交流,没有什么明显的圈子;但也可以说,我的圈子很广,交织在一起。”

  议政卷

  给上海市领导写信建言 往往次日接到回复来电

  69岁的葛剑雄有着多重身份,最新的版本是“全国政协常委、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历史地理研究所博士生导师、上海市政府参事”。

  上届全国两会,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的李克强有一次到教育组听意见。葛剑雄用较快的语速表达了推动教育改革的愿望,此后又提出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等具体建议。教育部相关领导也告诉他,这是教育部的一项重点工作。

  后来,葛剑雄的这项提案被评为上届全国政协的优秀提案。十八届三中全会六十条深化改革措施中也提到教育均衡发展的问题。“我觉得自己提的意见起到了作用。”他说。

  在任上海市政府参事前,葛剑雄做过上海市人大代表和市政协常委。政协常委期间,葛剑雄提过许多提案:如上海火车站公共停车的地方收费,连续提了2年,结果收费取消;提出上海出租车司机上厕所难的问题,得到政府重视,后有所改善。

  葛剑雄认为,由于自己太忙,与政府之间的互动中,他通常是比较被动的。“一般都是政府的人找我开座谈会,听意见。”其中的一个固定节目是:作为上海市政府参事,每次市政府要作工作报告前,都会听取他们的意见。不论是之前的韩正,还是现在的杨雄。

  但若要向政府反映情况,提具体建议,葛剑雄习惯于主动写信,贴上邮票,签上自己的名字,直接寄到人民大道的市政府或那个部门。“我想,我的名字应该不用写具体的身份,最多签上复旦大学某某人,也不用通过什么人转,领导直接看的概率还是比较高的。”偶尔写一封信,往往在次日就能收到回音。

  “有群众跟我反映一个案子一直得不到查处,我了解后直接写信给当时的市纪委书记(现任中纪委副书记)杨晓渡,第二天他就给我打电话,说这封信已经处理了,并告诉我有事尽管给他写信,他都能收到。不久那位涉案人就被拘留审查了。

  多年下来,葛剑雄摸索出一套提案的技巧:先了解情况,查找有关法律法规,分析可行性,估计政府可以做到,或者以后能做到,才能使其立案。

  微博卷

  粉丝破百万不乏名人他只关注复旦图书馆

  2010年2月24日,葛剑雄开通新浪微博并通过加V认证。茅于轼、吴晓波、李稻葵、杨澜、曹景行等名人都是他的粉丝。全国两会期间,他的微博粉丝数更是突破100万。但他本人却只关注一个用户:@复旦大学图书馆官方微博。

  “我是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关注图书馆官方微博是我的工作职责。我的朋友中,值得关注的人很多。如果只关注其中一部分,厚此薄彼不妥,但如果全部关注,我肯定顾不过来,所以只能都不关注。”葛剑雄说。

  与绝大多数微博用户不同,至今葛剑雄共发布的4417条微博中,几乎没有关于自己私生活的信息。葛剑雄谈及较多的自然是复旦学生关于图书馆的各种问题,如开放时间、馆藏书籍的选择、分类排序、占座、进食等,几乎是有问必应,并将有待解决的问题转发给@复旦大学图书馆官方微博。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