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员:农民生活和40年前一样 改革成果哪去了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188bet官网 发布时间: 2018-07-05 20:51

  时间:昨日

  地点:政协无党派界别小组会

  人物:舒红兵

  声音:人生下来就是不平等的,难道就不能变得平等一点吗?

  南都讯 记者郑焕坚发自北京 两会讨论话题太高大上,老百姓觉得很奢侈?昨日,在全国政协无党派界别小组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科学院院士、武汉大学副校长舒红兵表示,两会讨论的很多话题很有必要,但在最底层的老百姓看来,类似雾霾等问题对他们而言,不免显得“太奢侈”,并非他们关注的重点。

  家乡小学生上学仍“两头黑”

  “二十几天前我回到我老家重庆市荣昌县远觉镇秦古村,非常有感慨。早上6点多,看到沿途三三两两的小学生,有的六七岁,有的十来岁,背着书包从田坎走着去上学。我车里面的妹妹就跟我讲,这是两头摸黑,早上是摸黑去上学,晚上放学摸着黑回家,从老家到小学要5华里,很多小学生都要往返走十华里山路。”

  舒红兵说,他今年47岁,40年前,他也像这些孩子们一样,起早贪黑赶山路去学校上学。不同的是,40年后,孩子们上学的条件不仅没有改善,相反还更加困难,“现在由于撤并村小学,孩子们只能步行更远的距离,到镇上的中心小学去上课。”

  “40年了,以前我上学走路还少一些,现在他们走的山路比我那时候还多,有的小孩才六七岁,有时候甚至是一个人走路,看着真的很心疼!你自己家的孩子,你舍得让他摸黑走十里的山路去上学?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还是要多帮助底层的人民”

  原来讨论非常热烈的小组会场内,随着舒红兵的讲述,变得沉静起来。舒红兵接着说道,“我们讲了这么多年贫困山区的乡村教育问题,不止一个政协委员提过这些问题。我知道人生下来就是不平等的,难道我们就不能变得平等一点吗?”舒红兵动情地说,“他们的父母到外面打工,为社会做出贡献,伤残了就回到老家,乡村里都是老弱病残。我在我们学校是分管研究生的副校长,我就说我们的博士生为什么不到村里去做一个社会调查,写一篇30年、40年以来的调查,调查这些人是怎么出生的,怎么长大的,怎么上学的,怎么工作的,怎么生活的,怎么病死的,他们就会惊讶地发现,他们基本跟30年前、40年前一样。改革开放的成果都到哪里去了?我们乡下90%的农民也还是跟以前一样,没有死到医院里面,都是死在家里面,因为家里负担不起医疗。所以我呼吁我们还是要多帮助一下底层的人民。”

  40年后,孩子们上学的条件不仅没有改善,相反还更加困难。

  年轻一代都到外面打工,村里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残,你说这些家庭幸福在哪些地方?

  ——— 舒红兵

  对话

  舒红兵:底层人民的价值未能尽现

  记者:你刚才说两会很多话题都很奢侈,如何让这些话题不奢侈呢?

  舒红兵:政协委员都是精英,很多时候他看到的是他自己关注的东西,但未必是最底层的东西。可能在我看来很奢侈的东西,也是很有必要的,只是我更关注我们底层的老百姓,因为我自己出身贫寒。

  我一直说,我们村里面,这几十年社会变迁对他们的影响,好的坏的影响都有,农村山区的家庭,没有几个是完整的。这40年正是中国社会发生变化最大的,但是你回到农村去看,除了大家修起了两层楼的房子,但是里面也是空空荡荡的,就一个两层楼的外壳,他们的生活质量———医疗条件、孩子上学没有真正的转变,年轻一代都到外面打工,村里留下的都是老弱病残,你说这些家庭幸福在哪些地方?

  记者:两会马上要结束了,你有什么希望?

  舒红兵:我希望国家要关注这些底层百姓,因为他们确实为国家做出了贡献。你说离开了这些打工的,各个城市立马就瘫痪了。他们价值得到的体现和承认,我觉得还是不够的。

  政府要下决心缩小贫富差距和收入差距,要更关注底层,必须要这样做,例如如何增加农民收入,多做一些基础设施。

  记者:你认为应该如何加大基层政协委员和人大代表的选拔比例,让他们更能为底层代言?

  舒红兵:代表、代表,就要代表利益嘛!各个阶层的人都要选拔上来,现在不少人的观点就觉得选拔基层的委员上来,他们的素质不高,履行职责的能力很差,我也说不清楚。不一定要有能力,但是要更有代表性。

(原标题:“讨论话题高大上 百姓觉得很奢侈”)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