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政部科研所所长:我国间接税比重过高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188bet官网 发布时间: 2018-07-05 20:50

  间接税比重过高导致“税负痛感”高

  张静

  [ “宏观税负只是有些参考价值,资金效率关系到税收痛苦程度,而更关键的是,要特别关心哪些人群最终承担了最重的税负。” ]

  “人均税负过万”的消息,从发布至今,一直广受关注。

  “当下中国的‘税负’问题无法回避。”对于目前普通民众的“税负痛感”,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如此表述。

  在贾康看来,这关键是由于间接税比重过高、税制应有的再分配功能明显偏弱。

  “中国‘税负压力’优化,关键既不在于降低宏观税负,也不在于指出宏观税负人均指标与‘企业上交90%税收’在直观形式上的不对应,而在于如何使实际的‘税负压力’从社会整体到单个居民的结构分布合理化。”贾康说。

  “人均税负过万”的消息,是今年年初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财政政策报告2013/2014》发布会上透露的。

  宏观税负数据具有什么价值?与国际水平是否有可比性?

  根据今年两会期间财政部上报全国人大审议的预算案草案,《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计算发现,根据窄、中、宽三个口径,算出2013年我国的宏观税负分别约为19.4%、22.7%和33%。

  贾康认为,作为相对数的财政收入/GDP之比,如以这一指标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统计口径和国际比较,我国目前水平不超过35%,属发展中国家平均水平,明显低于发达经济体,不存在宏观税负过高问题。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院长高培勇在《财政政策报告2013/2014》发布会现场,也曾表示,现在更需关注的是哪些人群承担了最重的税负。

  去年宽口径宏观税负约33%

  “宏观税负”数据总是很容易引起民众“税负痛苦”,中国的税负到底高不高的讨论一直未曾停止。

  宏观税负存在窄、中、宽三个口径。窄口径的宏观税负一般是指税收收入占GDP比重,中口径的宏观税负一般是指财政收入占GDP的比重,财政收入包括了税收收入和非税收入之和,宽口径的宏观税负则是政府所有收入占GDP比重。在我国,政府财政收入包括了公共财政收入、政府性基金收入、国有资本经营收入和社会保险基金收入。

  财政部今年1月份公布的数据显示,去年我国税收收入为11.05万亿元,比上年增长9.8%。今年3月5日,财政部提交全国人大审议的预算案显示,去年全年的公共财政收入约为12.9万亿元,政府性基金收入约为5.2万亿元,国有资本经营收入约为0.17亿元,社会保险基金收入约为3.5万亿元。

  与此对应的是,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去年我国的GDP总额为56.9万亿元,但中国人均GDP水平偏低。

  按照上述数据,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计算,我国去年窄、中、宽口径的宏观税负分别约为19.4%、22.7%和33%。

  贾康认为,所谓“人均税负”,在此实指政府财政收入的人均量值,或可称为“人均财政收入”,“把政府收入分摊于全体社会成员,引出‘人均税负’概念,学理上按说也并不为错,但就此概念对百姓的感受而言,却与‘人均财政收入’的表述有了重大区别。”

  他认为,税收“负担”概念量化到具体的每一个人,很容易引发民众的“税负痛苦”或“税收厌恶”,决不如“收入”概念的人均量化那样容易被人们欣然接受。“同一件事情,仅由于有两种表述,便可能形成两种大相径庭的民众感受与舆情向背。”

  不过,对于“国际可比口径”的说法,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研究员杨志勇则认为,我国与发达国家存在汇率选择等诸多不同,国民所能承担的税负或财政收入不能够直接进行比较。

  从宽口径宏观税负看,这一数字基本与往年持平,此前多位财税领域学者均向记者表示,从数字上看,我国的宏观税负并不比OECD(经合组织)成员更高,现在基本稳定在32%、33%的水平。

  贾康认为,真正有意义的指标,还是作为相对数的财政收入/GDP之比,即“宏观税负”,它反映的是某一经济体在特定发展阶段、特定经济体制和财税制度之下的政府资源(财力)集中度,可借此具体分析该经济体“以政控财,以财行政”的财政分配相关特点和政府作用空间。

  谁承担最重税负

  “宏观税负只是有些参考价值,资金效率关系到税收痛苦程度,而更关键的是,要特别关心哪些人群最终承担了最重的税负。”杨志勇表示,加之目前我国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依然很低,财政收入并不是越多越好。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