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手记:我怕来不及 我在寻找你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188bet官网 发布时间: 2018-07-05 20:49

  新华社井冈山舰3月11日电题:我怕来不及,我在寻找你——中国海军舰艇搜救马航失联飞机见闻

  白瑞雪、郭良川、肖永

  “那是什么?”领航长杜建伟一边大喊,一边猛拍我们的肩膀,把大家的视线引向左前方海面。

  搜救直升机的舱门早已卸去,视野尤其开阔:泰国湾的蓝海与白浪间,一块黄色漂浮物起起伏伏,很快顺流漂远。

  会不会是飞机上的塑料板?目标锁定,时速160公里的直升机一个90度转弯,倾斜着向漂浮物绕飞而去。尽管腰间系着保险绳,坐在舱口的我们还是立即紧紧抓住机壁上的扶手。

  距离海面约30米处悬停,直升机下方水花四散。放大所拍照片,漂浮物是一块木格子,木条相互衔接的钉子清晰可见。

  紧皱眉头的杜建伟摆摆手,又端起望远镜。直升机继续飞行。

  如果说飞行员是军队的宠儿,舰载机飞行员更是个中骄子。在飞机、舰船和大自然三重体系的参照中飞行起降,他们练就了锐利的眼睛。即便如此,大海捞针式的搜救仍然困难重重。记者跟随第一架次直升机飞行两个多小时,搜索近1400平方公里的海域,无获而返。

  这期间,井冈山舰上的人们也经历了同样的心情跌宕。

  随着瞭望人员发现可疑目标,井冈山舰先后两次出动橡皮艇实施打捞。正是南海风浪较小的时节,浪高不到两米,而从空中俯瞰,大小不过几平方米的黑色橡皮艇驶出母舰,就像是一头扎进水里,好半天才探出头来。

  橡皮艇带回的漂浮物,初步判定为越南制船用救生衣和渔船油料桶。几个小时后,另两架直升机救捞人员吊放至海面捞取的两件漂浮物,也因为遍布霉斑而排除了新近入水的可能性。这些弃物被舰员放在井冈山舰甲板一侧,每个经过的人都忍不住多看一眼,眼里满是遗憾。

  在希望与失望之间前行,在寻找与凝视之中坚持,直升机连续起降的轰鸣声渐渐平息,井冈山舰抵达搜索海区后的第一天已近黄昏。井冈山舰舰长刘忠鹄说,夜间搜索继续进行,舰上雷达、光电、红外等所有观测器材24小时不间断瞭望。

  星光稀微,前方海洋一片漆黑,有森森的冷意,有艰险未知的恐惧。如果,如果那些无助的人们曾经被遗落这样的夜里,他们是否仍然相信太阳还会升起?

  出发前,一个朋友给记者发来信息:“我同事的亲人在那个航班上,家人买好了鲜花,等他回家。”

  我们都还期盼着团聚,不是么?(完)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