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副主任:传统5年规划编制模式已不再适应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188bet官网 发布时间: 2018-07-05 20:42

  “十三五”规划的编制即将启动。让全国政协委员、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徐宪平发愁的是,在“市场起决定性作用”的指挥棒下,计划性较强的5年规划该如何“变脸”以更贴近市场。    

  我国从1953年开始编制5年计划,在第一个5年计划中,我们的目标是“超英赶美”。经过五六十年的流变,5年计划的重心逐渐落在改革开放、改善民生方面。其间伴随的变化是,5年计划中“市场”的概念越来越浓重,以至于到了第11个5年的时候,计划报告干脆改名为规划报告,以减少“计划”的色彩。

  在国家发改委,徐宪平分管国家中长期规划的拟订。他说,今年开始,就得开始为“十三五”规划做前期调研,但目前来自市场的变化日新月异,传统的5年规划编制模式已经不再适应,需要寻找更贴近市场的方法。

  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是,互联网经济在“十二五”期间发展得风生水起,但在“十二五”规划编制时,编写组根本没有预料到今天的局面。所以,徐宪平说,今后编制规划,不能只靠政府部门、研究机构和高校,应该让贴近市场的企业也参与进来,丰富思路,开门编制。

  空气污染已经成为当下最大的民生问题,但徐宪平坦言,“十二五”规划中压根没有治理PM2.5这一环境指标,这也是当时编制规划时没有预测到的问题。

  2013年9月国务院出台的《大气治理行动计划》算是给国家的中长期规划做了一个补充,但时间结点也就到2017年。未来空气污染治理如何布局,如何在“十三五”规划中体现更完整的污染治理路径,也是徐宪平正在寻求答案的问题。

  2020年是“十三五”的最后一年,也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年。徐宪平说,这就意味着必须在“十三五”规划中分解小康社会的目标。从目前各地的发展指标来看,西部一些地区要达到小康标准,GDP的增速必须保持在两位数以上,但这些地区不少都是我国生态功能的屏障区,不适于过度开发。

  在徐宪平看来,这种关系该如何平衡也必须是考虑的。虽然要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但生态功能区还是要靠政府转移支付,把西部地区的生态作为产品来购买。

  未来的经济需要有质量地增长,背后支撑的是产业升级。徐宪平说,我国现有的劳动力质量难以支撑产业从低中端迈向高端。他给出的数字是,我国2.7亿农民工中70%是初中以下文化,70%没有职业技能。需求与供给间的差距不是单纯靠市场可以解决的,还需要政府援手把农民工变成技工。

  徐宪平建议,应该尽快面向全社会集思广益,谋划国家的中长期规划。

(原标题:“十三五”规划如何写 发改委副主任求思路)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