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分失联乘客为出国务工人员 河北定州有8人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188bet官网 发布时间: 2018-07-05 20:41

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客机失联90小时记录

play 客机失联90小时记录

王军(左)正在丽都酒店内焦急等待儿子的消息 摄/法制晚报记者洪煜

王军(左)正在丽都酒店内焦急等待儿子的消息 摄/法制晚报记者洪煜

  小云的父亲已经开始怀疑没法再看到儿子盖房娶亲的那天;永子的妻子则不敢期待还有机会戴上丈夫新买的钻戒。

  海外打工者的身份,让他们成为失联航班MH370上再普通不过的一群人。但对于他们每个人的家庭,他们又是那样无可取代。一年的海外务工结束后,命运让他们搭上了同一架返乡的航班。

  回家,可能是中国几十万海外务工者最热切的愿望。只是如今,这个群体中的一些人,因为那趟失联的航班,归期未定。

  不断的思念“难道就这么回不来了?”

  老殷并不抽烟,但他还是选择坐在了丽都酒店的吸烟区内。烟雾缭绕间,这个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十米开外正播新闻的电视机。

  屏幕上的内容和失联航班没什么关系,但老殷没有移开自己的目光,好像下一秒儿子小云就会在画面中出现一样。

  终于,有关MH370的播报开始了。那片所谓的“疑似”海域出现在这位父亲的眼前,除了搜救的船只,就只剩下一片汪洋。他有些失望,喃喃道:“真就找不着了?”

  一墙之隔的家属区内,王军已经枕着衣服躺在了屋子的角落里。常年下地干活造成的骨质增生发作,让他几乎无法站立。如果不是儿子永子在那趟航班上,王军不会离开20年都没有离开过的家乡。

  和王军邻村的陈婷则彻底没了主意,MH370航班上的丈夫几乎是她唯一可以交心的人。陈婷不断重复着一句话:“他出去打工,难道就这么回不来了?”

  小云今年刚21岁,永子比他年长9岁。二人的家乡,一个在江苏连云港,一个在河北定州。两地间相距700多公里,但在各自的乡土上,外派劳务都是多数人出门闯荡的首选。

  根据目前公布的名单,仅定州一地就有8人在MH370航班上。定州市委也已确认,这8人均为出国务工人员。“光我们村,出国务工人员就有百十口人。”陪同王军来京的老乡说。

  在连云港,单单东海一个县,截至今年2月,就有在外劳务人员3.5万人。在自2012年8月开始施行的《对外劳务合作管理条例》中,业内公认的“连云港模式”也被多处采纳。

  命运的转折他们未能顺利返乡

  3月8日早晨,王军始终没等来那个电话,这违背了永子几天前的约定。“说好的,他到北京上火车前会告诉我们一声。”

  永子境外打工一年后首次返家,这是个大日子。四年前老伴亡故,王军要带上儿媳、孙女去火车站,迎接这个不完整家庭中唯一青壮年的回归。

  9点了,王军在屋里来回踱着步子,等待着儿子带着买给自己的烟酒出现在门前。一位表亲却突然造访:“出事那飞机,永子是不是在上面?”

  与此同时,连云港的老殷则更加措手不及。“他本来不该在这天回来的。”老殷懊恼至极。

  3月7日,小云最后一次和家里通话。他明确说工期已经结束,但还要等几天再回来。至今老殷也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原因让小云登上了MH370航班,想要提前回来。

  命运同样出现拐点的,还有山东莒县的冯月。他本打算周一到家,只因听说有两个朋友一起回来,才改乘了马航MH370。

  所有人都知道,在异国的土地上,并非总是坦途。两年多前,当永子和村里大部分人还未关注到利比亚的战火时,在那里打工的乡亲就已仓皇撤回国内。

  但当十几年前在老殷的家乡,开始有人通过在境外的亲属关系,出国打工并进而“暴富”后,人们已停不下走出国门的脚步。

  媒体公开报道显示,到2012年的6月,仅新加坡一地,中国劳务人员总数估计就已超过了15万人。

  最初的奢望赚够10万回家娶亲

  当初去新加坡打工,是永子和小云自己的选择。早在20多年前,外派劳务就已经出现在了定州。截至目前,该市已发展外派劳务重点村200多个,每年都有2000多人劳作于世界的各个角落。

  在永子所在的村子,只有上了年纪的人还在故土从事着农业耕作。“那能挣什么钱,就是填饱肚子。”父亲王军说。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