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显示北京租房维权难 超四成人遭遇黑中介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188bet官网 发布时间: 2018-07-05 20:41

 

  先上网查找房源、看房后再签合同是不少租房者采用的租房方式。然而,在这一过程中,不少租房者发现,网上房源信息存在诸多虚假,租住这些房屋往往让自身权益受损。

  团市委、市政协社法委青少年工作小组联合开展的北京青年人才住房状况调研显示,在京工作生活的青年人才平均每7.2个月就要更换一次住所。

  究其原因,超过四成的被调查者表示,自己曾遭遇租金随意上涨的情况。还有被调查者曾遭遇黑中介克扣甚至骗取中介费、租房信息不对称等侵权行为。

  讲述网上“个人房源”多为中介花招

  吴欣(化名)在北京工作已有三年,对于网上租房,她说,十回里有八回都不如意。

  2011年初,吴欣来到北京工作,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两次租房,并且都是找的房屋中介,每次都需要多付一笔中介费,中介费为一个月的房租。为了节省这笔开支,吴欣从2012年开始寻求网上房源,并特意查询了许多“个人房源”。

  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几次上门看房,自称“房东”的人都不约而同地说:您想租的那套房刚刚租出去了,不过我这里还有几套房,适合您想要的价位和大小。折腾了好几次,吴欣终于明白,这些房东其实就是小中介公司的员工,中介费仍然免不了,只不过“可以打折”。

  既然有适合自己的房子,不妨去看看。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吴欣跟着中介人员看了不少于5套房屋,最后选定的房子的月租金比网上标注价格高出了100多元。“上班那么忙,就这么着吧。”吴欣告诉记者,后来听同事们说,在网

  上租房多半都不靠谱。

  多付一月租金还得暂住“临时房”

  决定租房后,吴欣来到那家小中介公司签合同交钱,刚签完合同,对方要求“押一付四”。之前说好的“押一付三”怎么转眼就变了?中介人员解释称,这是他们的“老规矩”。吴欣见状想退租,无奈为时已晚,悔不该因为大意没看清合同。

  只能勉强接受的吴欣在搬家时又出了岔子。签合同时约定三天后搬家,但搬家当天中介突然说,吴欣看上的房子里还有租客没有搬走,只能为她安排另一间房暂住。听到此处,吴欣怒火中烧,可是若不住进去,真就成了“无家可归”了。她拉着行李来到了临时住所,一住就是半个月。

  半个月后,吴欣终于住进了自己租来的房子。

  然而,中介此前承诺的家具配置并未满足,吴欣要求增加一把椅子,直到她搬离前也没有送来。

  临走被挑毛病押金被扣300元

  说起搬离这间房子,吴欣也是一肚子怨气。之前与中介约定,如果她想搬走,提前一个月告知中介就可以,押金也会全额退还。

  可是,吴欣再一次失望了,在住了半年之后,她告知中介下个月要搬家,中介第二天就过来,在她租住的房间里四处打量,挑出了大大小小的各种“毛病”,就连墙上的挂衣钩也成了“损坏墙面”。最后,吴欣的押金被中介扣除了300元。

  在搬家前10天左右,吴欣的住所白天晚上都有租客来看房,有时到晚上10点多还有人敲她的房门。

  “以后再找房子一定会到正规的中介公司,哪怕多付一个月的房租也总比不停地出问题来得安心。”吴欣说。

  调查超四成被调查者曾遇黑中介

  《北京青年人才住房状况调研报告》显示,通过5000份问卷调查发现,在京工作生活的青年人才平均每7.2个月就要更换一次住所,这与青年人才期待可以一次性签订平均时长为14.7个月的住房协议之间存在较大差异,显然没能满足青年人才“稳定居住”、“居有定所”的要求。

  据统计,青年人才寻找租住房源的途径主要有4种,即商业中介、网络租房、熟人介绍、街头广告。其中,通过网络平台直接联系房东的占比为24.16%,接近四分之一。

  调研发现,租房者的合法权益难以得到保障。超过四成的被调查者表示曾遇到租金不按合同,随意上涨的情况。同时,有超过四成的被调查者称,曾遭遇过黑中介克扣甚至骗取中介费。更有超过半数的被调查者认为,租房信息不对称、租房难。

  租房是了解社会阴暗面第一课

  面对租房的种种乱象,有59.3%的青年赞同“租房是其了解社会阴暗面的第一课”,这突显出租房市场中存在的一系列侵权问题已给青年人才带来了极大的困扰,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他们对社会的认知和体悟。

  考察青年对当前住房情况的满意度则可发现,租房青年对其目前住房的满意度略低,有26.5%的人持明确不满意态度,略高于持明确满意态度的比例(22%)。

  按租房状态分析可知,租住非正规房源的个体有着最低的满意度,其中持不满意态度的比例达45.8%,远高于其他租房状态。

  分析违法成本低网络房源缺乏监管

  课题组发现,虚假房源信息泛滥的主要原因有两个,一是网络发布信息随意性强,二是网络信息缺乏有效监管。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