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高校治学应让教授说了算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188bet官网 发布时间: 2018-07-05 20:40

  高校也要推进"大部制"改革,高校教育改革的关键是简政放权,增加学校办学自主权,减少学术委员会中校长和院长人数,减少行政审批和内设机构。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行政学院中国领导科学研究中心主任、中国行政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 刘峰

  提案建言教育改革关键是简政放权

  刘峰教授昨天接受《法制晚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此次向两会提交了《教育治理现代化要做好加减法》的提案。

  刘峰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了今年将深化教育综合改革的目标。要落实总理报告的精神,推进教育治理现代化,就要做好加减法,重在去减行政化。

  教育领域的去减行政化首先要减少行政权力。现代政府治理是简约的,是多理少管、刚柔相济的。“刚”是指以行政命令为主要方式的硬权力;而“柔”则是指以服务和协商为主的软权力。

  传统管理以硬权力为主,现代治理则崇尚软权力的运用,必须大大减少行政的硬权力。教育改革没有大家说得那么难,那么玄,关键是“简政放权”,把办学的权力真正交给学校,交给社会,交给地方。

  学委会要减少院长、校长人数

  刘峰教授说,教育治理的突破口在于增加学校办学的自主权,增加学术委员会或教授委员会的权力。在学术委员会中要进一步减少校长和院长的人数,切实增加普通教授的席位。

  高校治理一定要坚持和完善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但党委领导重在管方向管路线、管干部管人才。而有关学术方面的权力就要交给学术委员会或教授委员会来负责,由教授负责治学。

  过去学校内的具体课程安排、教学质量等,都由校长来负责。很多校长、院长身兼数职,又是校长、院长,又当书记,还做学术委员会负责人,这很不合理。一个人的权力过分集中,就易滋生腐败。现代治理的理念就是要互相制约。

  教育腐败是老百姓切齿痛恨的,国家下一步将集中治理兼职过多过滥的现象,治理高校领域的兼职现象,就能在很大程度上减少教育腐败。

  现在,学术委员会和教授委员会的作用并未充分发挥出来。下一步应加大教育领域的改革,增加教授委员会的权力,教授委员会并无行政权,行政权掌握在校长手中,行政权和学术权应适当分离。

  要确保教授委员会中学术领域的教授比例至少一半,充分发挥学术委员会的作用。

  专家观点校内改革不妨实行“大部制”

  刘峰认为,还要减少教育领域的行政审批。教育行政部门管得越多,可能麻烦和问题越多。具体设置什么学科,哪些学科应是重点学科,甚至学位点的审批等,都应交给高校自己去决定。

  还要减少对高校的行政干预和行政管理。要尽量减少高校的层级和机构,要下大决心减少高校的内设机构,高等学校也要推进“大部制”改革,优化“大部制”改革。比如组织部、人事处等就可以合并。

  教育管理还要尽量减少校内的层级设置,“211工程”和“985工程”(重点高校)可以以院为主进行管理,地方高校可虚院实系,以系一级为主。

  此外,学校也要减少行政成本。减少不必要的行政支出,减少没完没了的会议,减少不必要的检查和评比达标之类的东西。

  这样,中央“八项规定”就能落实,“四风”就可以在高校领域内摒弃,行政成本自然也就可以降下来了。

  家长委员会也可参与学校治理

  刘峰对记者说,现代教育治理的主体是多元的,形式是共治的。政府部门是主导,学校也是治理的主体,甚至是社会中介机构,教师代表大会和家长委员会都应参与治理。

  中小学和幼儿园的治理就应更多地让家长委员会来参与管理,这是教育治理中“治理”二字的主要含义。教育治理需要协商,需要增加参与者的最大共识度,增强最大凝聚力。

  教育治理也离不开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推动《教育法》、《高等教育法》、《教师法》及《民办教育促进法》的修订完善,还有机制体制的完善。

  必须大力推进依法治教

  刘峰教授说,国家讲现代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其核心是依法治国。同样,教育治理也离不开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因此,要大力推进依法治教。

  现代治理要法治与德治并举,但一定要以法治为重点。

  教育治理重在树立法治思维,重在机制体制的完善,重在推动《教育法》、《高等教育法》、《教师法》及《民办教育促进法》的修订完善,重在依法行政,这方面还有许多工作要做。 本版文/记者汪红

(原标题:刘峰委员:高校治学应让教授说了算目前“学委会”“教委会”作用未充分发挥 防高校腐败要给校长减权)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