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两幼儿园给孩子服处方药 宋庆龄基金会自查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188bet官网 发布时间: 2018-07-05 20:26

3月13日,在西安儿童医院,枫韵幼儿园和鸿基新城幼儿园的孩子在进行B超检查图/CFP

3月13日,在西安儿童医院,枫韵幼儿园和鸿基新城幼儿园的孩子在进行B超检查图/CFP

  法制晚报讯(记者 王选辉 王婷婷) 西安市政府昨晚召开发布会,西安枫韵幼儿园、鸿基新城幼儿园给幼儿违规服用处方药“病毒灵”,目前被刑事拘留的相关责任人增加到5人。

  警方初步查明,幼儿园方面为提高幼儿出勤率,增加幼儿园收入,从2008年即开始购入处方药品违规给幼儿服用。

  今天上午,《法制晚报》记者从西安市政府新闻办了解到,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名下还有3所幼儿园。

  目前3家园所已紧急展开自检,对校园内现有药物进行了梳理备案,并严格制定用药制度。

  事发 “我不会感冒,因为吃了药”

  3月7日,该幼儿园一幼儿无意中告诉母亲“我不会感冒,因为在学校吃了药”,按照其母亲的要求,次日将藏起来没有吃掉的药片带回给家长。

  该药片为盐酸吗啉胍,俗称 “病毒灵”,英文缩写 “ABOB”,系处方药。随后,幼儿园的做法被更多家长知晓。

  据《中国青年报》报道,记者获取了疑为枫韵幼儿园的一名老师手书的“每天工作流程”显示,该老师于9点30分“发放16个班ABOB片,按班按人数发到每个班老师手里,并看着老师给孩子吃了,再发下个班”。

  多个在该幼儿园就读的小孩儿向记者证实,老师要求必须吃下该药片,有一次班上的一个小朋友服药后将药片咳出,被老师罚站;老师发现有学生在厕所吐掉后,在学生服药期间,关闭厕所门,不让进厕所。

  查证为保出勤率,喂药5年多

  西安警方现已查明,枫韵幼儿园、鸿基新城幼儿园现有在册幼儿1455人,孙某(幼儿园法人)等人在明知自己没有取得法定资格的情况下,以吃药能预防幼儿生病为由,擅自购买处方药盐酸吗啉胍片(ABOB,别名“病毒灵”)不定期地安排工作人员给院内的幼儿服用。

  通报称,自2008年11月至2013年10月,该园冒用其他医疗机构名义,从4家医药批发零售企业先后分10次购进病毒灵5.46万片。给幼儿服用时间为:每年春秋两季换季时,小班孩子每次半片或一片,每天一次,连服两天,白开水溶解后喝掉。中班和大班孩子,每次一片,连服3天,药片发给孩子白开水送服。一般上午10时服用,有时增加服用次数。

  对于给幼儿服用“病毒灵”的原因,据涉事幼儿园负责人交代,出勤率与幼儿园收取的费用息息相关,如果幼儿缺勤太多按规定园方要给家长退还一定的费用。

  通报 涉嫌非法行医5人被刑拘

  西安市警方分别在12日以涉嫌非法行医罪对两所幼儿园的法人代表孙某、枫韵幼儿园执行园长赵某、保健医生黄某三人予以刑事拘留,13日对另一所幼儿园鸿基新城幼儿园副园长赵某及保健医生两名涉事责任人以涉嫌非法行医罪刑事拘留。

  现已查明,两家幼儿园在册幼儿1455人。西安市政府新闻办称,涉事两所幼儿园为同一法定代表人,系民办,均挂靠在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名下。

  西安市教育局局长李颖科表示,从12日晚上开始,市教育局连夜对两所幼儿园进行全面接管,并从公办幼儿园抽调部分人员进驻两所幼儿园。枫韵幼儿园现已进驻教师81人,每个班配备3名教师。幼儿园还配备5名厨师,1名园长,1名副园长,2名保健医生。

  鸿基新城幼儿园进驻教师90名,其中原有教师29人,另外61名为抽调人员,还配备了安保人员。

  进展 宋庆龄基金会展开自查

  今天上午,记者从西安市政府新闻办了解到,涉事两所幼儿园符合法律法规登记注册条件,分别在莲湖区和雁塔区登记注册,的确均挂靠在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名下。

  那么该基金会与涉事的两家幼儿园是一种怎样的合作关系,两所幼儿园的挂名方式又是否经过基金会的批准呢?

  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成立于1988年10月,是利用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捐赠的财产,从事公益事业为目的的非营利性法人机构。

  宋庆龄基金会副秘书长张女士告诉《法制晚报》记者,幼儿园是独立法人单位,且为民办园自行管理。幼儿园平日的业务以及卫生防疫工作均不在基金会的管辖范围,属于当地教育部门管理,基金会只是经常在园内组织活动。

  张女士承认以往对幼儿园的管理不足,所以他们的工作人员也被安排到领导小组里调查此事。

  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名下的其余三所幼儿园已经紧急开展自检,对校园内现有药物进行了梳理备案,并严格制定用药制度。

  对于是否对宋庆龄基金会追究责任,市政府新闻办工作人员称暂时没有消息。

  评估 药物可致低血糖等反应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