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被服药幼儿家长:省宋庆龄基金会难辞其咎

作者: 采集侠 分类: 188bet官网 发布时间: 2018-07-05 20:22

  新华网西安3月14日电 (记者石志勇、付瑞霞、梁爱平)对于陕西省西安市枫韵、鸿基新城两所幼儿园的孩子家长来说,10日以来的4天充斥着焦虑、悲伤与愤怒。当得知自己的孩子可能长期被幼儿园私下喂服处方药“盐酸吗啉胍”,数百名家长选择了用堵塞幼儿园周边道路的方法表达不满。

  张先生是众多维权家长当中的一员,他的孩子就读于出事的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下属的枫韵幼儿园大班。

  “服药的孩子共同症状就是头晕、肚子疼、腿疼,有的还出现了生殖器红肿。我的孩子从2013年开始老说头晕。作为家长没想太多,只是想着娃没休息好或者衣服穿少了,现在才明白是错怪孩子了。”张先生说。

  在距离枫韵幼儿园2公里外,另一家同属于“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鸿基新城幼儿园也发现了同样的情况。杨女士的女儿今年5岁,在鸿基新城幼儿园读中班。

  “我问女儿‘老师给你吃过啥药没’,她说老师给全班学生吃过‘蓝片片’的药,每天中午都吃,还说‘这是我和老师之间的秘密’。”杨女士说,在陆续有家长发现自己的孩子服用药物后,他们在3月12日堵塞了幼儿园附近的一条道路要求政府介入调查。

  这一事件在全国范围内引发了极大关注,西安市警方迅速介入并以涉嫌非法行医罪刑拘了5名幼儿园相关责任人。

  西安市公安局雁塔分局副局长梁伟说,两所幼儿园共同的法人孙某等人为提高幼儿的出勤率,增加幼儿园的收入,从2008年起就冒用其他医疗机构名义非法购入俗称“病毒灵”的处方药“盐酸吗啉胍”给园内幼儿服用。

  上海市海上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晔长期从事医疗领域法律纠纷研究和处理。他认为,如果事发幼儿园擅自以医疗机构名义购药、用药,则有关人员的确涉嫌非法行医罪。

  “防止缺勤而退费,竟然给孩子长期口服病毒灵,匪夷所思,突破底线,相关人员应该依据相关法律予以处理。”刘晔说。

  此前一些幼儿园教师殴打幼儿、幼儿在校意外身亡的事件也屡屡见诸报端。此次幼儿园违规喂食幼儿处方药事件的发生,让人们对幼儿在校安全状况深表担忧的同时,也对学前教育机构的监督和管理提出了质疑。

  “我两个晚上都睡不着觉,又气愤又担心。”31岁的西安市民朱女士说,她3岁的儿子也是在自家附近一所民办幼儿园上学。同样作为幼儿家长,她很心疼这些被喂药的孩子们,也担忧其他幼儿园是不是有类似的情况尚未被发现。

  “老师虐待孩子,孩子被忘在校车里闷死,这些新闻看得我心惊肉跳。幼儿园禁止家长入内,关了门之后怎么对待孩子家长根本无从得知。”朱女士认为,幼儿园应该透明化公开化,比如装上监控设备让家长可以更放心。

  在此次事件中,涉事的两所幼儿园都打着“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名号,让许多人质疑二者之间的关系。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副秘书长张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否认了该基金会与这两所幼儿园存在经济往来或业务合作关系,强调双方只是挂靠关系。

  一些受害家长在受访时指出,自己当初就是冲着“宋庆龄基金会”的名头才让孩子入学的。如今这两所挂名其下的幼儿园出了问题,“陕西省宋庆龄基金会”难辞其咎。在将近6年的时间里,两所幼儿园的不正常行为都未被当地教育、卫生等职能部门发现,暴露了政府部门对民办教育机构的监管存在盲区。

  “当前一些教育机构过于商业化,不会把孩子的安全放在首位。而所有的跟少年儿童有关的教育机构,其本身应具备公益性、社会性,不能是完全的市场化,需要加强引导和监管。”北京真爱教育服务机构执行主任郭斌认为。

  目前,西安当地政府部门正分批组织服用药品的幼儿到医院免费体检。3月14日上午,记者在西安市儿童医院看到,陆续有家长带着孩子前来体检。

  涉事的两所幼儿园在更换了园长和教师后,逐渐恢复了教学秩序。一些家长已经将孩子送回校园,但是笼罩在他们心头的阴云尚未完全消散。“希望各方好好总结教训,今后不要再出现类似伤害孩子的事情了。”一位枫韵幼儿园女性家长不无忧虑地说。

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请随意打赏。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